菲洛梅娜

ELDERLY

分享

1973年,我们遇到了菲洛梅娜。她住在罗马市中心特拉斯提韦列的古老的工人阶级社区,就在圣埃吉迪奥教堂附近,当时团体正在这里举行祈祷会。菲洛梅娜总是把她长长的头发束在头巾里。她有自己交朋友的方式。她使自己为人所知,受到喜爱并立刻引起人们的同情。在孤独的日子里,她常常花大部分的时间去寻求陪伴:她寻找可以和她交谈的人。她所住的那个小房子,只是在深巷里的一个房间,对她来说太狭窄又太空荡。因此她总是到外面来,游荡在特拉斯提韦列的街道上,那里的人都熟识她。

当圣埃吉迪奥修道院被荒废了数年之后,又由圣埃吉迪奥团体的年轻人们重新启用时,菲洛梅纳毫不掩饰的怀着好奇心推开了这里的大门。她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因此来这里成为了一种习惯。她是我们认识的最早的老年人之一。
菲洛梅娜的精神状态稍微有些恍惚:她经常会弄丢自己的东西,特别是自己的养老金文件。她以前总是非常小心翼翼地把它藏起来,但很快就忘记藏到那里了。她需要每月提取她的钱,这意味着她可以生活和独立。因此,她经常来到圣埃吉迪奥,急切地寻求帮助以寻找她那珍贵的文件。我们与商店店主、邻居们携手共同为这位善良又健忘的老妇人构建了一种安全网络:尽管由于上了年纪的关系,困难在不断增加,但她仍然可以在这样的安全网络的护佑中过正常的生活。

菲洛梅娜的精力非常旺盛:她常常讲无数关于街坊邻居的趣闻轶事;她会演绎很多的老歌和罗马斯托涅里(一种罗马歌谣),他的声音依然很有力量。和她聊天是一种乐趣,她总是能成功地从她遇到的人那里获得时间和关注。


但是有一天,菲洛梅娜没能去敲开圣埃吉迪奥的大门,她已经不在家了,没有人再见到她。她已经被送到了一家养老院里。因为他的一些不在罗马居住的侄子们认为这是最好的选择:对于一个几乎“精神错乱”的人来说,这是最安全的解决方案。

当我们最终找到她时,她看上去完全变了个人,她不再说话了,她没有认出我们,她一直在哭泣和呻吟。她的长发已经被剪短了。她曾经为自己那一头浓密的长发而感到骄傲。现在她为他们对她所做的事感到羞辱,她试图把脸遮起来,以消除这种耻辱。

没过几天,她就让自己死去了。在我们本可以把她带走,让她回到正常生活之前。

菲洛梅娜的故事对圣埃吉迪奥团体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正是由于许多年前发生的这件事情,才使我们意识到对老年人来说,真正的养老制度是什么,尤其是在违背老人们的意愿的情况下。要脱离自己熟悉的环境和社会关系。它意味着迷茫、孤独、痛苦、失去自我。健康的老年人也是一样的,即使在最好的爱心养老之家,也可能最终变得抑郁、虚弱、忽视自己。最终死于悲伤。这是我们从未忘记的事情,它一直指导着我们与老年人之间的纽带,直到现在。


从与菲洛梅娜的友谊和她悲伤的故事中,圣埃吉迪奥发起了一项预防制度化养老以及帮助老年人留在家中的倡议: 玛丽亚的信运动,家庭之家,社区共助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