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長者就沒有將來。呼籲我們的社會重返人道。對選擇性的醫療體系說不。

ELDERLYSave our elderly

分享

這篇呼籲出於聖艾智德團體對我們社會的將來的關注,它是在近日爆發新冠病毒危機期間出現的。這篇呼籲已經被翻譯成不同的語言,現時正在國際的層面上傳播(從下面首批簽署人的名單可見)。它是發給所有人和院舍,希望大家在想法上有關鍵的轉變,從而在醫療和社會上對長者採取新的行動。

 

沒有長者就沒有將來
呼籲我們的社會重返人道。對選擇性的醫療體系說不。

 

新冠病毒疫情蔓延,在許多歐洲國家和其他地方,長者正面對危險。院舍內的驚人死亡數字使我們心寒。

公共醫療體系有許多方面將需要檢討,以解決制度上的問題,日後也需要有好的醫療服務,預求有效地醫治每一個人。可是,我們現在關注的卻是一些悲慘事件————院舍內的長者被大規模地殺害。為了其他人的益處便可犧性他們的生命,假如這種想法得不到支持,這些事件一宗都不會發生。這正好就是教宗方濟各所指的「丟棄文化」,它奪去了長者被視為人的權利,長者淪為一個數字,在某些個案之中,他們甚至連數字都不如。

在不少目前面對著照顧需要的國家,興起了一種危險的模式,支持「選擇性醫療照顧」,把長者的生命視為多餘的。他們有更大機會不治,又已經活到一把年紀,而且可能有其他疾病,這些都成為理據,去支持一種「選擇」的形式,以便優先照顧最年輕和最健康的人。

向這種結果屈服,在人性上和在法律上都是不可以接受的。同樣地,在宗教對生命的看法上,在人權上,在醫學倫理上也是如此。沒有「必要的狀況」足以把對這些原則的偏離變得合法化,或足以把它們寫成法例,而同時又是可以接受的。較短的預期壽命使生命「合法地」減少其價值,這在法律的角度來說是橫蠻無理的。這件事的完成,不是出於個人意志,而是透過國家機關或醫療當局強加在人身上,它代表著剝削個人的權利,進一步地使人不能容忍。

長者的貢獻繼續成為所有文明內一個重要思考的議題,而這是使不同世代在社會結構中彼此團結一致的基礎。長者的世代曾經與獨裁政權戰鬥,並且在戰後致力重建和建設歐洲,不可以任由他們死亡。功利主義想法的成果,以及接受長者「提早」死亡的想法,為將來創造了一個假設,把社會分成不同年齡層組別,並且引入了不同年齡層之間出現不平等的危險原則。

我們相信平等對待和得到照顧的普遍性權利,這些原則已經實行了多個世紀,而且必須堅決地再一次得到肯定。現在是時候去投入所有必要的資源,去盡量保護最多的生命,以及變為人道,使所有人都可以得到照顧。所有人的生命價值應該依舊是同等的。凡是貶低長者脆弱生命的人,他們都準備好去全面地貶低生命的價值。

我們藉著這篇呼籲,表達出我們對近月有太多長者死亡一事感到哀傷和極度關注,而我們希望從道德的層面發起一個對照顧長者的方向上的改變,好使最易受到傷害的一群人日後永遠都不會被視為負累,或者更惡劣地被視為毫無用處。

請簽署這篇呼籲 可點擊這個圖案

請簽署支持這篇呼籲

APPEAL


首批簽署人:

歷史學家,聖艾智德團體的創始人 Andrea Riccardi

歐盟委員會前主席 Romano Prodi

聯合國可持續發展解決方案網絡主任 Jeffrey D. Sachs

波蘭格但斯克市市長 Aleksandra Dulkiewicz

作家 Simonetta Agnello Hornby(英國)

加洲柏克萊大學社會學名譽教授 Manuel Castells(西班牙)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前總幹事,聯合國人類友愛高級專員辦事處成員Irina Bokova(保加利亞)

比利時前首相 Mark Eyskens

歐洲議會前主席 Hans Gert Pöttering(德國)

西班牙前首相 Felipe González Márquez

心理學家 Marie De Hennezel(法國)

法國周刊《La Vie》董事 Jean-Pierre Denis

博洛尼亞總主教 樞機Matteo Zuppi

學者,波蘭日報《Gazeta Wyborcza》董事 Adam Michnik

社會學家 巴黎國際社會學協會主席 Michel Wieviorka(法國)

CENSIS創始人 Giuseppe De Rita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副總幹事 Stefania Giannini

葡萄牙記者 Maria Antónia Palla

法官,國際兒童發展項目主席 Navi Pillay(南非)

德國聯邦教育及研究部前部長 Annette Schavan

哲學家 Jürgen Habermas(德國)